您好,欢迎来到安贞财富!   登录 | 注册     2024年06月13日
新闻资讯

2023年美元霸权会面临崩溃吗?

信息来源:蔡剑   更新时间:2023-04-03  点击量:634
导读:近日,美国硅谷银行倒闭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可能是美元系统性问题的开始,更大的危机正在酝酿……


近日,美国硅谷银行倒闭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可能是美元系统性问题的开始,更大的危机正在酝酿。


我去年的一篇文章:《2023年美元霸权会面临崩溃吗?》——美国经济曾经的成功的关键在于能够允许和容忍“创造性破坏”——这种特质得益于一个移民国家推动的创业精神,以及一部呼吁限制联邦政府影响力的宪法。


然而,美元资本的力量俨然垄断了财富的创造,大量资本涌向华尔街的投机市场。美国的企业家精神和创造性正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


《2023年美元霸权会面临崩溃吗?》


2023年最重要的经济问题是美元霸权存在问题,对中国经济发展是机遇也是巨大挑战


美国经济仍然能够运行,在于军事武力霸权和媒体宣传造成美国经济不可能衰败的认知,其效果是许多国家和人民继续购买美国债券和接受美元。美元霸权曾是美元体系利用美元信用就能够解决一切世界问题的最根本支撑。美元霸权是“世界经济最重要的问题”之一。2020年开始的经济危机和疫情危机的双重叠加风暴无疑对美元霸权支撑下的经济体系提出了重大的质疑。?


美元霸权是二战之后的政治经济格局形成的[1]。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和之后,当盟国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时,美国确实真正开始走向霸权。随后,美国设法进一步积累了金融,政治和军事力量,使它在世界经济秩序中取得了裁判的地位。20世纪70年代初,在日本,西欧崛起的同时,美国经济实力相对削弱,无力承担稳定美元汇率的责任,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相继两次宣布美元贬值。各国纷纷放弃本国货币与美元的固定汇率,采取浮动汇率制。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开始瓦解。1971年7月第七次美元危机爆发,尼克松政府宣布实行“新经济政策”,停止履行外国政府或中央银行可用美元向美国兑换黄金的义务,这是美元霸权崩溃的开始。


被誉为“美元总统”的艾伦·格林斯潘最大的成功是维持了脱离金本位的美元霸权。虽然他认为金本位制不切实际,但仍然相信金本位制的理论。黄金白银等是不需要第三方信用担保的唯一主要货币。黄金很特别。在两个多千年的时间里,黄金几乎毫无疑问地被接受为履行义务的付款。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阶段无法进口任何商品,除非它用黄金支付。中国开始将其四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一部分转换为黄金,这是美元多元化的一部分。无论人民币是否可以兑换成黄金,人民币的地位在当今的法定货币,浮动的国际金融体系中都可能具有出乎意料的优势。如果中国试图购买足够的金条,以取代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货币黄金持有者的3-4千亿美元的黄金储备,那将是一场赌博。但是就损失的利息和存储成本而言,犯错的代价不算什么。


美联储开始时,美元仍处于金本位制。它的建立主要是为了应对1907年的恐慌,因为它是最后的贷款人。金价标准在1933年被放弃,因为它似乎压低了总体价格水平并抑制了经济从大萧条中复苏。更重要的是,黄金的限制性性质削弱了新政福利国家要求的财政灵活性。有些人将萧条归咎于黄金,但问题不在于黄金的可兑换性,而是人们对其定价的问题。


随后是法定货币价格通胀,美国1933-2008年个人消费价格上涨了13倍以上。然后,各国中央银行扮演者控制货币供应的角色,而不是控制商品价格的角色,其目标是保持通货膨胀率下降而不是保持价格水平不变。随着世界采用福利国家心理,挑战开始出现。价值观,文化,思想和哲学决定什么样的经济政策。在互联网泡沫之后,中央银行已经失去了对错误资金的控制。换句话说,美联储和所有中央银行都将短期固定为联邦基金利率,而不是10年期债券的实际利率。在债券市场上出现大量的国际套利。结果是联邦基金利率08年金融海啸后,目标利率就维持在0-0.25%。直到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美联储才认真检讨整套的金融和货币政策。


稳定的货币供给可以消除造成企业系统重大失灵的宏观波动,这就是货币主义政策的本质。金融系统的前提是促进社会的储蓄向生产性资本资产的转移,这将提高生活水平。美国经济曾经的成功的关键在于能够允许和容忍“创造性破坏”——这种特质得益于一个移民国家推动的创业精神,以及一部呼吁限制联邦政府影响力的宪法。然而,美元资本的力量俨然垄断了财富的创造,大量资本涌向华尔街的投机市场。美国的企业家精神和创造性正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社会流动性正变得更加困难,新公司的创建率下降至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合并与并购导致主要经济部门的竞争力下降了四分之三。


2019年中国经济按照实际购买力计算的GDP已经超过美国,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进一步跌落。美国不会轻易放弃美元霸权,现今的美元在全球经济中仍扮演着重要角色,美元被用来表示所有新兴市场外债,全球股票和政府外汇储备的近三分之二。生产全球GDP的70%的国家使用美元作为主要国际货币,而所有国家中有三分之一直接将自己的法定货币拴在美元上。


美元霸权存在至少有三个“神话”:第一,美国的军事力量能够维持全球主要经济地区承认美元;第二,美元经济体持续不会出现大规模和持续的经济萧条;第三,国际上没有替代性货币体系。二战之后世界各国只有美国能够具备维持这三个条件的价值特权。然而这一特权已经被美国过分透支滥用了。


美元霸权的第一个神话是美国的军事力量能够持久地独霸世界。但是在财政赤子和债务风险之下,只有不断缩小军费开支。美国军费开支在过去一直下降,军费占GDP的比例从1944年的35.5%到2019年占3.1%。随着国际能源和石油价格降至历史地位,美国在世界维持其军事力量的预期回报越来越小,而国会对总统选战权力的限制越来越多。2020年之后美国在债务和疫情双重危机中很难加大军费预算投入。


美国债务增长过快已经对美元信用产生了巨大影响[2]。1989-2019年美国的债务增加了800%以上(图1-4)。在2019年12月,国家债务约为$ 23.2? 万亿, 约占GDP的106%。考虑到社保基金,家庭,企业等,美国总债务负担已达到GDP的20倍左右,也就是政府财政收入的60倍。在这种情况下,面对着巨大压力的不只是作为最终贷款人的美联储,还有整个全球被美元经济所绑定的美元债权人。


美国债务:1989-2019年


2019年9月美国债务22.7万亿美元,三分之二由公众持有,三分之一由政府间持有?


美国联邦政府债近30年增加趋势


债务和财政赤字就像经济的兴奋剂,在短期内,经济和选民将从政府赤字支出中受益,因为它推动了经济增长和稳定。联邦政府为国防设备,医疗保健和建筑物的建造支付费用,并与私营公司签约,后者随后雇用了新员工。然后,这些新员工将政府补贴的工资用生活保障和消费上,从而促进了经济增长。


然而,世界上不存在无尽的信用,即使是最强的国家亦是如此。美国的债务危机并不遥远。美国国会自己预测在不到40年的时间里,社会保障信托基金不足以支付承诺给1940年代出生的婴儿潮一代带来的退休金。一旦其他国家不再购买美国国债,在经济增长率乏力的情况下,美国只有提高税率。然而美国最富有的一批人,其资产大量投资在股市和对冲基金当中。在过去十年的牛市当中,中产阶级的退休基金也大部分委托给了股权投资基金。2020年连续股市熔断反应了连锁放大的债务危机。美联储为控制通货膨胀进行高强度加息,出现了史上空前的债务和利息GDP占比双失调。


美国债务和利息占GDP比例2020年之后双失调?


以美元为基础的国际金融体系的特征是周期性的危机。2008年的全球债务危机和1990年代中期的亚洲金融危机都归因于美国金融体系的漏洞和治理监管不利。2020年的经济危机又一次暴露医疗和教育问题以及美元债务的巨大风险。各国渴望避免这些危机很可能会导致定居点的货币多样化趋势逐渐发展。


美元霸权的第二个神话是西方的法制可以保障持久的社会富裕和公平。一个重要的理论是芝加哥大学的诺奖经济学家科斯的交易成本理论。他宣称,市场产权的自由交易可以降低交易成本,解决社会冲突,而无需政府和民众的干预。但是另一位诺奖经济学家诺斯研究了美国的数据后发现,美国交易成本(包括金融、法律、会计等行业的产出)占GDP的比例,100年来翻了一番,从1870年的不到25% 增加到1970年的大于50%。换言之,美国目前GDP的一半以上,或非传统的所谓服务业,生产的是交易成本,即经济活动的摩擦力,而非有用功。而交易成本中最大的一项,是美国社会热衷打官司的成本,尤其是医疗官司。


美元霸权的第三个神话是世界上没有多国承认的能替代美元的国际货币。随着中国开放金融市场,其股票和债券越来越多地被纳入国际投资指数,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使用正在稳定增长。人民币货币国际化在稳步推进,中国的金融机构鼓励国际企业和海外机构持有人民币计价的债券和股票,并鼓励外国以人民币进行交易。同时,互联网和5G网络的普及,移动支付和数字货币已经开始形成跨越国界的交易网络,这对于传统美元布雷顿森林体系产生了冲击。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的2019年数据显示,第二季度,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占比降至2013年底以来最低,日圆占比升至近20年来最高。已分配外汇储备中人民币的占比升至1.97%,这是IMF自2016年第四季开始报告人民币在央行资产中的占比以来的最高水平。各国为减少对美元的依赖而采取的暂行措施表明,他们正在预见到后美国时代的到来。既然美国被认为是一个越来越善变的对手和不可预测的盟友,这种趋势势必会加强。


如果全球经济融合的趋势不被打断,欧元,日元,人民币都可能在十年之内与美元作为主流货币处于平等地位。在可预期的将来,全球金融机构将逐步摆脱对美元的单一依赖,拥有多种货币解决国际贸易,各国中央银行储备以及通过债券发行筹集资金。


2020年到2023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全球健康危机和经济危机,不但持续地向民众暴露出医疗体系和金融体系的系统问题,而且不断地显示了对美元霸权崩溃的最后警告。医疗危机和经济危机处理不当,已经演变为美元价值危机,全球经济所依赖的货币锚将被美国丢失。如果经济危机解决失当,美国出现大规模债务违约,超长期国债无人问津,终将引发美元霸权彻底崩溃。


美元霸权的崩溃,可能是本世纪最重要的政治经济事件。对中国来讲,未来赢得全球货币经济体系决战在于顺应人类命运共同体价值经济之道,构建数字人民币和价值互联网治理之法,炼就量子科技数字金融之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