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安贞财富!   登录 | 注册     2021年03月08日
行业动态

整顿进行时!信托公司该如何面对“下行惯性”?

信息来源:国际金融报吴林璞   更新时间:2020-11-02  点击量:318
导读:去年以来,对信托“三板斧”之一的地产业务监管不断趋严。而到了2020年这样的趋势也未能改变……


一叶知秋,秋意浓。


去年以来,对信托“三板斧”之一的地产业务监管不断趋严。而到了2020年这样的趋势也未能改变。


可以说,无论是今年风险项目的相继暴露还是资金信托新规征求意见稿的发布均表明,过去十年信托公司凭非标业务高速发展的模式似乎难以为继,标准化转型已箭在弦上。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信托行业的规模收缩从2018年第一季度就开始了,进入了典型的衰退周期。这主要是由于监管加强导致,其次是受大的宏观经济和金融形势影响。应该说当下相关风险还没有达到彻底出清的程度,因此下行的惯性还将持续下去。“再进行2至3年的调整也是正常的”。


第七次整顿


据相关媒体报道,在2019年12月25日召开的2019年中国信托业年会上,银保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黄洪同志亲自表态,目前是信托第七次行业整顿。


“公司今年的主要任务之一便是压降融资类信托规模。”有信托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业内有几家信托公司已经出现了业务暂停的情况。压降规模对行业内大型信托公司的影响同样明显,因为基数大,压缩的业务规模也更大。


“目前压缩规模的压力还是不小的,可以说整顿已经开始了。”该人士坦言。


记者采访了解到,正计划引入战投的华信信托已在几个月前被监管叫停业务,主要原因是对资金池业务进行清理。此前,华信信托的“华冠”“华悦”系列信托产品均为资金池类产品,投向宽泛,无法获取实际投向情况,且长期持续滚动发行。


10月27日,某三方财富机构从业人士亦告诉记者,此前深陷逾期风波的吉林信托也好久没有看到有新产品发行了。今年以来收益率下行叠加风险的加速暴露已经使不少投资信托产品的老客户转投其他产品。


从中国信登2020年前三季度信托登记系统新增数据来看,行业新增规模总体小幅负增长,信托规模压降稳步推进。今年以来,除2月和4月外,其余月份新增募集金额均为存量负增长,一、二、三季度新增募集金额均为存量负增长,全行业办理完成初始登记涉及的存续募集规模持续下降。


行业风险几何


现阶段信托行业的风险水平究竟如何?值得一提的是,二季度信托业协会没公布风险数据,对此业内也有了一些猜测。


10月27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风险与金融监管研究室袁增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信托行业的规模收缩从2018年第一季度就开始了,进入了典型的衰退周期。这主要是由于监管加强导致,其次是受大的宏观经济和金融形势影响。到今年年底信托规模的持续下降已经有三个年头了。


“应该说当下相关风险还没有达到彻底出清的程度,比如说去年上半年通道和房地产业务还在反弹,直到下半年才进行监管压降。宏观形势也没有企稳。而且现在的主流预期会是一个长期停滞期。”袁增霆进一步指出。


此外,袁增霆告诉记者,信托业务的模式也没有展现出新的生命力。行业的坏账增加比较快,由于修复资产负债表形成的拖累还会更严重,因此下行的惯性还将持续下去。“再进行2至3年的调整也是正常的”。


另有不愿具名的信托业内人士也告诉记者,风险数据披露口径和可参考性本身就是监管需要把握的尺度,后续几个季度风险数据料会达到历史极值后逐步下降,出清风险后,整个信托行业进入更加稳定的发展状态。


据该人士推测,如果实际不良达到5%就是一个很糟糕的状态了,目前预计是没有达到的,延期贷款和续贷、处置资产等手段都可以降低不良水平等。此外,该人士表示,可以预见随着投资类业务的提升,后续不良率会回落。


转型往哪转


随着行业走进深入转型期,“非标转标”已成为共识。


中国信登方面表示,昔日起到支撑作用的房地产信托持续降温,三季度末投向房地产的规模不足500亿元,占新增信托总规模比年内再次低于一成;而投向工商企业的信托资金稳步增加;此外,投向证券投资的募集金额稳定保持在一成左右,涉及项目笔数环比显著上升。


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期,关于我国信托公司的发展方向,分歧依然比较大,可以说业界和监管尚未形成统一意见,这与信托公司本身所具有的特殊性有关。


那么,当信托真的要进行转型了,在非标业务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优势呢?


在袁吉伟看来,短期信托公司仍具有经营信托业务的独特优势。不过,他也指出,在发展资管业务方面,信托公司所面临的制度优势越来越小,甚至在部分监管导向的资本市场业务方面还存在劣势。“服务信托、慈善信托是本源业务,也是转型发展的重要支撑”。


袁吉伟进一步指出,目前,信托公司在资管领域除了过往形成的非标业务优势外,还需要增强在全资管市场体系中的能力,把握我国居民储蓄向投资转换的趋势;此外,信托公司也需要利用信托制度在财产管理方面的优势,在财富管理、社会治理等方面寻求更大创新和拓展,将信托制度在我国更好地发扬光大。


有分析认为,一直以来,信托公司都没有完全做好转型的准备,在业务模式和盈利模式方面都存在固化的现象,所形成的业务思维、风控思维、企业文化都具有很强的延续性。


袁吉伟建议,未来需要监管部门与信托公司一道重新探讨信托公司的发展方向,一直在讲回归本源,首先是要回到信托业务本身所应该具有的特征上,再谈其他。此外,监管部门并没有必要非得强制所有信托公司都形成同一转型路径,而是制定好监管规则,由信托公司进行自我选择。




关闭